安省車保全加拿大最高 為什麼? | 車險 | 大紀元汽車網 auto.epochtimes.com


2020-11-25 | 星期三

安省車保全加拿大最高 為什麼?

發表: 2014年12月31日

istock-car-insurance-car-key-with-insurance-keychain.jpg

(Istock)

【大紀元記者楚方明多倫多編譯報導】菲沙研究所(Fraser Institute)對加拿大2011年公私汽車保險業的研究結果顯示,安省私營保險業收取的車保全國最高。安省保險系統存在的問題包括車保高、欺詐及過度規管等,是一個懲罰性的費用結構,令保險業與主要的利益相關方之間劍拔駑張。

安省車保業倍受批評


安省私營汽車保險造業像是一個火車殘骸。據《環球郵報》報導,溫哥華Simon Fraser 大學經濟學教師哈桑(Emrul Hasan)是該菲沙研究的作者之一。他說:「安省車保費全國最貴,原因是規章嚴厲和存在大量欺詐。」

另一名外省專家,加拿大用戶協會會長,來自卑詩省的科蘭(Bruce Cran)更是坦率地表示:「過去10年,保險業的利潤驚人地增長。保險公司賺了很多錢,而人們所得利益更少。老實說,不知道如何修復安省這個問題。」

顯然,安省車保高成了保險業與利益相關者之間的爭鬥,但是誰去抗議政府呢?負責保險業的政府機構是加拿大保險局(IBC),它是全國最具頭腦的機構之一,也是最有財力的遊說團體。與之對立的另一方有安省出庭律師協會(OTLA),它代表車禍受害人,為他們談判和打官司;有代表受害利益的受害者公平協會(FAIR)。


政府改革 保費降幅小


2010年安省自由黨政府改革並下調車保費15%,為車保行業節省數十億元。NDP要求自由黨省府在2013年預算中為之立法。車保業仍愛著先前的規定,對該項改革沒有熱情;車禍受害者和出庭律師也是同樣感受。很多研究機構,包括菲沙都曾重視該項車保費下降15%的措施,但它們的研究發現,實際上,車保費只下調了4.66%。

保險業與利益方之爭


保險公司認為改革合法不合理,令他們的收益減少。輕傷索賠所得利益驟減,從之前的30,000元降到3,500元,相反,阻止不滿索賠額而打官司的免賠額,卻上升到了30,000元。問題最棘手的地方是,80%的事故索賠被化為輕傷索賠範圍。

8個月前,當政府聘用外部顧問幫助事故索賠積壓案處理,當時有30, 000多個索賠案等待調解,16,000個案件維持非強制性裁定,每月還會新增1, 000個案子。當時的局面,IBC都承認是一團亂麻。

「今天,顯而易見的是,政府試圖修復的系統,是個破碎的系統。」IBC安省副局長 帕倫博(Ralph Palumbo)說。如何修復它,棘手的部分是保險業和一些其主要的利益相關方相持不下。

車保業象土匪?利潤到底多少?


受害者相信,保險行業像是土匪。安省出庭律師協會(OTLA)會長盧克斯坦(Charles Gluckstein)說:「2010年的削減後,保險業掙了超過20億元。」但是IBC安省副局長帕倫博則表示,要求保險業利潤大幅下降不可能,因為該行業也有成本在其中。

帕倫博表示,曾有兩次保險精算師進行的研究,研究顯示,車保公司的收益在3.9%至4.9%之間。相對於銀行高達17%左右的收益,車保業這點利潤算不了什麼。他認為,有人稱車保業的利潤高達25%,這不可能,因為不能光看收益,不看成本。

不過,盧克斯坦不買帕倫博的帳。他說:「政府任車險保業及其利潤之說擺佈。這就是為什麼2010年改革要求的透明度極為重要。獨立的外部顧問會調查保險業的利潤。」

從 OTLA 的角度看,該行業通過會計花招掩蓋其穩健的財務健康狀況。盧克斯坦說:「保險業的觀點是,你想減少保費,你就不得不減少索賠額。他們在背後掙了受害人的錢,難道要讓受害人放棄所有的賠款?」

盧克斯坦說,喜劇演員莫世爾(Rick Mercer)出色地捕捉到當前保險業的情形:「我們是您的保險公司,我們要收取保費。但是,如果您有一項索賠,我們什麼都不能給您。 這就是它的工作原理。」

夾在中間的是事故受害者。受害者公平協會(FAIR)代表受害利益的。該協會的德斯羅切女士表示,車保費居高不下的局面前,市民處於被動狀態,參與進來爭取利益的不多。這也難怪,安省有 900 萬名司機,只有 60,000名 事故受害者。她表示,沒人認為自己會出事故,但是偏有事故發生。除非他們認為自己會出事故,並有所做為。


全國各省平均每年汽車保險費 (元)


魁北克省 642

愛德華王子省 695

新不倫瑞克省 728

新斯科捨省 736

紐芬蘭和拉布拉多省 749

亞伯塔省 1,004

馬尼托巴 1,027

薩斯喀徹溫 1,049

卑詩省 1,113

安省 1,281◇

 
廣告
 

新車優惠


胖編推薦




您可能感興趣